×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太伤心:富豪10亿遗产全归二房,原配9个儿女1分没得,还付诉讼费

马上就好 2022/05/30

2003年4月26日,香港的蒋律师接到一通电话,对方声称是富商招友全的私人助手。

并且要求她草拟一份遗嘱出来,将招友全的十亿遗产全部留给二房太太钟群英,而与招友全同住的9名原配子女则通通被解除继承权。

对于这通电话的内容,蒋律师感到既愤慨又不安。因为就在数月前,招友全的原配妻子王美英女士才因为大儿子招文虎精神失常而抑郁自杀。

如今王女士尸骨未寒,她的全部子女就被宣告分不到任何家产,这何其令人痛心。

对此,惊讶的蒋律师立刻联系招友全本人核实状况,然而遗憾的是,对于修改遗嘱一事,招友全十分坚决,且看起来全程神志清醒。

那么,招友全为什么要将全部遗产留给他的二房太太,而一分钱都没有留给原配子女呢?这背后又有哪些故事呢?

2004年12月初,一位时年55岁的中年男人因突发急性心肌梗塞,在香港半山区爱都大厦的寓所中去世。

彼时爱都大厦在香港被称为“贵族大厦”,入住者非富即贵,住客不仅有张学友、林忆莲等明星艺人,更有时任民政事务局局长、著名律师等政客名流。

可想而知,这个去世的男人的身份也并不简单。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男人名叫招友全,是香港最为神秘的富豪之一。

他的“神秘”之处,从坊间给他取的外号“三不知”就可见一斑,即:

不知有多少情人,不知有多少财富,不知有多少子女。

与李嘉诚、何鸿燊等人尽皆知的富商不同,招友全的发家致富之路十分神秘,至今未有准确详细的报道。

一说招友全是靠炒的士牌照起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香港经济腾飞、出行需求量激增的风口,狂揽700多副的士牌照,靠创办的士公司大赚一笔。

但对此业内人士曾表示质疑:“香港车牌昂贵,每个月也就只能交易三四张,业内最顶尖的从业者拥有的也不到四百张。”

更何况2005年遗产管理人在申报招友全的遗产时,也没提到任何的士牌照的事,招友全是否拥有这么多牌照,便值得质疑。

也有说法认为,招友全学过风水术数,通过给众多希望能事业顺利或者心想事成的人做法而起家,不过这个说法就听起来似乎更加不太可靠。

当然不论招友全如何起家,他在上世纪末就已经获得惊人的财富是不争的事实。

随后他在凭借良好的投资眼光买房置地、炒楼投资,财富更加翻番,而且名下还拥有30多套物业大厦,手里的资产着实令人咋舌。

不过对于招友全来说,生前的几十年里,累积的不光是财富。

在普通人看来,赌王何鸿燊4房17子的庞大家庭已经足以让人目瞪口呆,可在这方面,艳福无边的招友全也不遑多让。

关于他的感情生活与子嗣情况,仅曝光出来的就有至少6房共19名子女。

据悉,招友全与原配妻子王美英于1973年结婚,随后王美英陆陆续续为招友全生下9个子女。

但仅仅十年后,招友全便和当时在他名下制衣厂上班的女工钟群英走到了一起,最终钟群英也为招友全生下3个子女。

事实上,二太钟群英是插足他人婚姻的第三者是不争的事实,可随后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她还将自己的闺中密友陈冠卿和林宝珍也介绍给招友全,成为他的三太和四太。

在路人看来,一边是滔天财富,一边是满堂亲眷,招友全这一生看起来什么都有,足够完美。

然而就像所有豪门争产的影视作品一样,在现实生活中,这笔巨额财富却在他死后让他的子女与二房对簿公堂近7年,仅仅诉讼费便花了上千万,最终反目成仇。

时间来到2005年,在爱都大厦一间寓所内,数十名男女聚集一堂唇枪舌剑争论不休,他们争吵的内容并不是鸡毛蒜皮的家长里短,而是高达10亿家产的分割事宜。

这群人中,一方是招友全与原配所生的9名子女,一方是他的继室二太三太等,招友全生前写下的两份截然不同的遗嘱,将他们推向势如水火的天平两端。

就在不久前,当得知招友全去世后,其分散各地的子女、继室立刻赶到香港,既为处理他的后事,更是为了十亿家产的争夺分割。

起初招友全曾在1997年拟过一份遗嘱,那时招友全与各房太太共育有14名子女,遗嘱表明遗产全部归自己生养的各房子女所有。

在均分资产后每名儿子可分两份,每名女儿可分一份,而二太、三太和四太本人没有分到任何财产。

然而,就在招友全去世后,二太钟群英却突然拿着一份2003年的遗嘱的出现,面带讥讽地看着原配子女们表示:“招家的财产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

原来这份新订立的遗嘱写明:“不会分任何财产给原配的子女”,所有遗产只留给二太钟群英一个人来继承。

这个新遗嘱对原配子女们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们纷纷质疑遗嘱的真实性,毕竟前后两份遗嘱差异太大。

03年的新遗嘱可以说是完全违背97年第一份遗嘱的原意,再加上他们与二太一直就有宿怨,因此原配子女们一致认为,是二太擅改了遗嘱。

双方争论的焦点是,招友全在2003年订立遗嘱时是否精神健全,遗嘱是否有效。

在招友全的原配子女们看来,新遗嘱是二太钟群英趁父亲临终前神志不清下另立遗嘱,想要独吞身家。

毕竟2003年招友全便已深受焦虑、糖尿病和脑血管病的影响,经常服用神经科的药物。

而且当初自称是招友全私人助手、指示律师草拟新遗嘱的人最后被发现实际上就是素来与二太关系良好的三太陈冠卿,因此遗嘱的有效程度也备受质疑。

所以,原配子女认为,很大可能招友全当时的精神状况并不适合立遗嘱,新遗嘱也非他本意,而是受到了二太三太不怀好意的蛊惑后拟订的,应宣判遗嘱无效。

此外,原配子女还表示,是他们一直与父亲住在豪宅,反观其它房的子女则无权住在父亲身边,包括二房的子女。

显而易见,父亲还是更重视他们一些,这样的父亲却会更改出这样的遗嘱,这让原配子女们不愿相信。

然而,二太钟群英却指出,第二份遗嘱是在律师的见证下订立的,当时蒋律师还特意摒退了其他陪同人员,单独留招友全讲解新遗嘱的内容,不存在受人影响一说。

而且2003年在订立新遗嘱时,为招友全服务多年的私人医生还对他做了基本的全身检查,可以证明招友全当时精神健全神识清醒。

而且事后招友全更是当场撕毁了1997年订立的第一份遗嘱,证明他有心废除旧遗嘱。

至此,关于新旧两份遗嘱的有效性,双方各执一词。

无论如何,两份遗嘱的内容可以说是天差地别,招友全为什么突然决定更改遗嘱,而且更改得如此彻底,可以说是对原配子女毫不留情呢?

事情或许从当初招友全与原配感情破裂便可初见端倪。

时间回溯到1973年,年轻的王美英与工人招友全步入婚姻的殿堂。

那时的王美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平凡普通但也让她决定共度余生的男人,会在此后30年里飞黄腾达,又四处沾花惹草,甚至间接逼得她自杀。

在招友全与二房钟群英走到一起之后,王美英心灰意冷,最终在6年后提出与招友全分居。

然而她的离开换来的不是招友全的挽留,而是他与钟群英越发蜜里调油,不到一年后二太就为招友全生下一个儿子。

此后招友全还陆陆续续迎娶三太、四太,王美英见状愈发心灰意冷,最终在1992年与招友全正式提出离婚,回到广东独自生活。

即便如此,这个女人也没有想过利用当时法定伴侣的身份,分走招友全一份家产,而只是选择把子女都留给他,企图让招友全好好照顾他们。

母亲的痛苦与父亲的无情,子女们当然通通都看在眼里。

因此一直以来,原配子女们都对招友全不冷不热,尊敬有余而亲近不足,对二太三太,他们则更是横眉冷对、恶语相向,双方的小争端小摩擦更是不计其数。

因此矛盾一开始便在这个大家庭里埋下伏笔,然而真正导致招友全改变立场,决定剥夺原配子女继承权的,则是之后两件大事的发生。

在新世纪到来前,招友全兴致勃勃地提出与原配王美英和二太四太一同去东南亚旅游玩乐,三太则留在香港照顾与招友全同住的原配子女们。

这本是一件修复王美英与招友全关系的好机会。

可谁也没想到,最后竟演变成王美英千里迢迢回到香港掌掴三太,令招友全勃然大怒,事后向律师表示要改变遗嘱,不留一分钱给原配子女的结局。

原来,正当招友全一行人出游期间,三太发现招友全名下一处房产疑似失窃,于是命人锯开门锁。

可对于居住其中的原配子女而言则大感冒犯,心系子女的王美英听闻此事立刻回到香港与三太发生争执。

一来二去不少陈年旧事被抖搂出来,新仇旧恨的刺激下,王美英一怒之下出手打了三太一巴掌。

被掌掴的三太冷笑一声当即打电话报警,这下连远在泰国的招友全也被惊动,召去律师处理此事。

这件事之后,招友全对王美英的印象大打折扣,连带着对原配子女也更加厌恶起来。

不论是从身边人的证词还是招友全个人的行事作风,其实都可以看出,招友全是个有点大男子主义的人。

事业成功后,他越发自负得意,虽然他期待家庭美满和睦,但这份“和睦”对他而言,只是妻子儿女都要顺从他,听他的话,否则就是“反骨”,不配分得家产。

不论是一开始发现招友全出轨后,与他愤怒对峙、差点闹到断绝父子关系的原配长子招文虎;

还是不满父亲这样对待母亲,暗地讨论父亲,却被传到招友全耳朵里的原配小女儿招文珊;

在招友全看来,都是王美英没有管教好子女的象征。

这种对原配子女的不满在另一件大事的发生后,达到顶峰。

2003年4月,得知长子招文虎在被三太刺激出现精神问题,被送往精神病院后,王美英终于忍无可忍。

因为各种苦难而忍耐了大半辈子,此时早已郁结于心的王美英,在常平的家中选择烧炭自杀,在与招友全结婚30年后郁郁而终。

虽然已经离婚,但考虑到毕竟是发妻,他们也有九个子女,于是招友全来到内地,替王美英操办后事。

然而在这次家族聚会中,伤心愤怒地原配子女对招友全的恨意达到顶峰,不仅对他很不尊敬,甚至向他表现出恶劣态度。

这令期望子女温顺的招友全十分不满,在回到香港后不到数月便下定决心重新订立遗嘱,完全剥夺9名原配子女的继承权,转赠遗产予二太。

2003年订立的遗嘱写到,钟群英为招友全遗产的唯一继承人。

如果钟群英在招友全之前去世,或者在招友全去世后一个月内也去世了,则招友全的所有财产将转由钟群英的的儿子招文豪来继承。

此外据拟订遗嘱的蒋律师表示,就在招友全签署第二份遗嘱的同一天,他还签署了另一份授权书,表示将把名下30多栋大厦的租金收益,悉数转入三太陈冠卿的户口中。

即便蒋律师当时十分惊讶并提出质疑,但据她回忆,当时招友全仍然是冷静坚定地签下了授权书。

至此,招友全的所有财产可谓是与原配子女再无瓜葛,可原配的9名子女真能就这样接受这个现实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2006年,原配子女申请法律援助,质疑二太手中遗产的真实性与有效性。

正如前述理由,他们认定是招友全因病吃药、神志不清时受到二太钟群英的蛊惑才另立遗嘱,于是他们聘请大律师向法院起诉。

然而针对指控,二太钟群英咬定是原配子女长期对父亲抱有不满情绪,这令招友全失望,所以才立下新遗嘱。

就这样,这出十亿遗产的分割案一直持续了好几年,直到2009年的2月,原配的子女将二太钟群英告上法庭,要求推翻其出示的2003年版遗嘱。

然而清官难断家务事,法官在斟酌后指出,虽然从多方证供来看,原配子女与二太三太之间确实有诸多故事,可在法律看来这与本案无关,私人恩怨不能作为法律审判的依据。

法院只能以招友全签订第二份遗嘱时精神状况是否正常,作为依据进行审判,因此也会考虑招友全突然改变主意,将全部遗产只留给二太的情况。

最终法官指出:公开审理案件会令家事让媒体与公众都知晓,且目前双方已损耗上千万诉讼费,持续打官司的话律师费甚至会将近三千万。

因此法官力劝双方寻求调解分好家产,一来费用更低,二来也不会吸引公众注意。

然而,此后和解也一直没有成功。

2011年2月,这出争产案再次在香港高等法院揭幕,当年签订遗嘱的律师行、私人医生、精神科专家、替招友全工作的大律师、地产经纪等20多名证人出庭作证,表示他在订立两份遗嘱时精神都十分健全,没有任何异样。

直到第二年的一月,香港高等法院才对招友全的遗产案做出最终判决:裁定二太钟群英胜诉。

法官解释,尽管招友全仅仅因为与原配子女关系变差,而更改遗嘱这样的作为非常不公平,但没有证据显示他受到精神问题影响。

而且香港法例允许个人按意愿自由处理遗产,哪怕他在立遗嘱时受到居心不良之人的影响或煽动,哪怕遗嘱有违公平与道德,法庭都无权干预。

除此之外,被告二太是与招友全相伴二十载的伴侣,更是唯一与招友全有着联名投资户口的人。

哪怕在1997年的第一份遗嘱中,她也与原配长子招文虎并列为遗嘱执行人,足见招友全对其信任。

所以,即便法官再同情原配子女们,乃至于在判决书第一句话便是:“这是一个让人伤心的案件”,但还是希望他们振作,尽早迈向人生新篇章。

至此,招友全的遗产案落下帷幕。

对于这起争夺家产案,有人觉得,招友全间接逼死发妻又不留给原配子女一分钱遗产做得太绝情,临终前被子女憎恨疾病缠身是报应,也有人认为他的遗产他自己想怎么分就怎么分。

对此各位读者有何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您的想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