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马来西亚违背中马东海岸铁道合同,拒绝赔偿中国361亿违约金,为何次年就反悔?

马上就好 2022/05/27

马来西亚违背中马东海岸铁道合同,倒向日本,拒绝赔偿中国361亿违约金,为何次年就反悔?马总理反污中国“逼债”,我国当时又如何应对?今天为您讲述:中马东海铁的坎坷之路。

马哈蒂尔上台,违背中马合同

马来西亚违背的中马东海岸铁道合同,正是“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东海岸街铁道计划”。东海岸街铁道计划北起道北,南至马来西亚巴生港口,途径20个车站,全长665公里。该铁路若建成,不仅将促使马来西亚结合东海岸经济特区和巴生港口的经济优势,对马六甲海峡经济圈的建成也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颇具前景的经济工程项目,却在2018年的夏天迎来了夭折的寒冬:新当选马来西亚首相一职的马哈蒂尔,在就任2个月后,便不顾中马两国有言在先的双边协议,单方叫停了东海岸街铁道计划项目。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蒂尔)

得知马来西亚当局背信弃义的中国,立即要求马来西亚方面支付361亿元的违约赔偿金。可是,当中国将一纸文书放在马哈蒂尔的面前时,马哈蒂尔却在国际上“哭诉着”公开表态道:“在历史上,中国是一个曾被西方帝国强加不平等条约的国家,中国应该同情我们,他们知道我们承担不起这样的费用。”

马哈蒂尔俨然一副受害者的形象,在不知情者看来这反倒成了中国的不是。但实际上,361亿元的违约金仅占据了这项工程项目的冰山一角。早在马来西亚纳吉布时代,中马双方签署“东海岸街铁道”的相关协定时,该项目的合同就被估值为高达1440亿令吉,折合1744.2亿人民币。马来西亚当局将这项工程在18年时强行“烂尾”,非但一度让中方的投资险遭亏损,也让自己在其中的努力也惨遭付之东流。

(东海岸街道铁路工程)

那么,马来西亚当局明明知道自己的背信弃义堪称是“损人不利已”,那么为何又要在2018年的夏天时,做出这样的决策呢?

马哈迪清算前任遗产,或使中资成为牺牲品

面对着当时马来西亚突然宣布终止合作的消息,中国的经济学者们并没有将终止合作的原因归咎到美、日等国的干预上。

2018年正是川普就任美国总统的初期,虽然美马之间多有经济合作。但在川普“美国优先”的口号下,美马之间的经济合作在当时已大不如前。而叫停

东海岸街道铁路工程的马哈蒂尔本人,其实早在2002年就任马来西亚总理时,便以“反美”著称。曾有媒体采访马哈蒂尔,问他对川普的看法时,马哈蒂尔直言不讳地说道:“川普对亚洲的了解知之甚少,他对亚太事务的判断很少基于事实。”

“他只考虑让美国变得再次伟大,却很少考虑美国的外交形象。”

(马哈蒂尔评价美国总统特朗普)

而日本虽然在2018年时,是马来西亚较大的贸易伙伴国,但是早在马哈蒂尔当局于同年8月违背中马双方协定前,日本于5月和中国刚刚达成了共同承建泰国高铁的合作协定。在双方经济竞争缓和的背景下,当时的日本既无动机,也无促使马哈蒂尔结束中马合作的迹象。

在当时多数的中国学者看来,中马之间的合作协定之所以险遭夭折,马来西亚也面临着承担百亿债务的风险,罪魁祸首就应当是马哈蒂尔本人。

(马哈蒂尔与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

马哈蒂尔虽然因为在2016年夏担任马来西亚首相一职,而被公众所熟知。但实际早在1980年时,马哈蒂尔便曾出任马来西亚首相一职,并且拥有长达22年的首相执政史,被世界公认为是在位最久的国家选举领导人。直到2003年,因为东南亚挥之不去的经济危机,马哈蒂尔才落败于巫统党,从此告别首相一职长达十余年。

直到2015年前后,在马来西亚当政的纳吉布政府暴露出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的贪腐丑闻时,马哈蒂尔才嗅到了重登首相宝座的契机。2018年5月马来西亚再度迎来大选之际,马哈蒂尔率领的希望联盟猛烈抨击纳吉布当局的贪腐问题,并最终在选举中大获全胜。

(马哈蒂尔)

但是,再次赢得大选,登上首相宝座的马哈蒂尔却并没有因此地位稳固。恰恰相反,他深知自己正是因为纳吉布政府出现的贪腐丑闻,希望联盟才拥有了重归政坛的机会。于是,新就任首相的马哈蒂尔,便开始以“清算前任政治财产”的方式,来树立自身的威信。而越是驳倒前任政府引以为傲的政治遗产,马哈蒂尔所树立的权威也就越大。

那么,纳吉布政府究竟有什么让他们引以为傲的政绩呢?马哈蒂尔和他的反对党们翻来覆去,找到了纳吉布当局在2016年与中国签署的“东海岸街道铁路工程”。纳吉布曾向马来西亚国民宣传,这项引入外资的项目,将刺激马来西亚经济的振兴。

(马哈蒂尔)

于是,在马哈蒂尔和他领导下“希望联盟”的宣传下,“东海岸街道铁路工程”由前任纳吉布当局口中“利国利民”的工程,变成了一项前任党借助此工程,试图投机倒把,“卖国求荣”的项目。在马哈蒂尔煽动的“民意”下,他又向关注反腐的马来西亚公民拍胸脯保证道:“我们将会成立一家专门用于审查外国投资项目的公司,来排查国家在近年中的贪腐和资产流失问题。”

但十分讽刺的是,当马哈蒂尔的专家团队调查到了“东海岸街道铁路工程”在未来可能具备的潜在经济价值时,马哈蒂尔也一改此前想要彻底取消“东海岸街道铁路工程”的决心。而是试图和中方达成“压价”的协定,用尽可能低廉的成本,来让中国帮助马来西亚完成这条铁路。

马哈蒂尔先是在国内媒体的采访中公开表态:“东铁项目未来可回收成本的时间,至少是十年周期内”,以此来使中方主动和马哈蒂尔进行关于东海岸街道铁路工程的新一轮谈判。但是在谈判的过程中,马哈蒂尔却狮子大开口,声称曾在国际上收到过低于100亿元的东海岸街道铁路工程报价,暗示中方铁路报价虚高。

但是,经过我方专家的多轮铁路价值评估,得出的结论依然是东铁项目的最低成本,至少也需要保持在500亿元左右。如果低于这个价格,那么中方恐怕就不是在和马方做生意,而是在做慈善。

(东铁项目工程俯瞰图)

眼见压缩成本无果后的马哈蒂尔,又开始在支付方式上打起了主意,他声称:“东铁项目在2018年的施工完成度只有13%,而马来西亚却支付了39%工程量的定金,这对马来西亚而言并不公平。”但在中、马双方铁路专家多次的预测下,这已是最合适的支付方式。但马哈蒂尔却依旧对此置若罔闻,并以“支付方式不合理”为由,单方面于2018年8月中断了中马双方的铁路协定。

就这样,一项惠利两国人民的铁路工程,在当时成为了马哈蒂尔个人政治私欲的牺牲品。不过,让马哈蒂尔敢于在国际面前背负“违约者”骂名的,不仅仅是一时间的个人私欲,更因他外部的支持者们给了他一颗“定心丸”。

亲善日本无果,次年求中国原谅

在前文中我们提到过,美、日两国虽然在马哈蒂尔违背中马铁路协定时,并未有过干预中马铁路工程的动机和迹象。但是,在马哈蒂尔违背中马铁路协定之后,他因担心马来西亚无力承担361亿元的外债,于是便将自己主动投入到了日本的怀抱。

马哈蒂尔于上世纪60—70年代步入政坛,于1981年首次担任马来西亚首相,那时正是日本经济腾飞的黄金期。而马哈蒂尔本人也十分崇拜日本的“奇迹经济”,想让马来西亚也在未来成为一个和日本一样的经济强国,而在21世纪,日本又是继中国之后,在东南亚的第二大铁路投资国。因此,在撇开中方投资之后,马哈蒂尔便在国内提出了“经济向东看,向日本学习”的口号。

(马哈蒂尔与安倍晋三)

而马哈蒂尔主动向日本投怀纳抱,也自然引起了日本方面的重视。在马哈蒂尔于6,8,11月三次出访日本后,日本当局则为马来西亚提供了高达2000亿日元的“武士债券”,以帮助马来西亚刺激经济。但在马哈蒂尔当局接受日本“武士债券”之前,他本人还曾表态“马来西亚的新政府将减少对外债的依赖,避免陷入债务陷阱”。

王境泽同学“真香”的道理,看来在马来西亚的身上也十分适用。

(马哈蒂尔与安倍晋三)

但是,当马哈蒂尔在2018年底,向日方提出能否帮助马来西亚继续完成东铁的剩余部分工程时,日方却表示“爱莫能助”,在日方看来:马来西亚已经拖欠了中国361亿的违约金,如果此时日本再同马来西亚达成一项新的铁路协议,马来西亚恐怕在未来难以承担新的铁路支出。

事到如今,马哈蒂尔的背信弃义,最终还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马哈蒂尔对他国出尔反尔时,其他国家也难以在马来西亚需要投资时相信马哈蒂尔当局。

(马来西亚爆发游行)

2019年3月,马来西亚地方的新一轮大选开始进行,而在马哈蒂尔执政的半年度时间内,因为对外的屡屡失信,马来西亚经济一度面临滑坡。而此前马哈蒂尔当声称将在外资项目中查到纳吉布政府贪腐证据的承诺,也终未能落实,一时间马来西亚民怨四起,部分支持马哈蒂尔领导下希望联盟的选区,又重新成为了纳吉布的票仓。

无奈之下,马哈蒂尔只好再次向中方求助,是否可以重启中马之间的铁路项目。面对着马来西亚的出尔反尔,中方也是哭笑不得。不过考虑到双方能够在此次经济合作中互利共赢的基础上,中方还是同意将此前被搁置的东铁项目,并且通过技术和路线规划,将每公里造价从2320万美元降低到1670万美元,大大节省了铁路的成本,也减轻了马来西亚当局的负担。

(东铁项目工程)

而因为东铁项目工程重获威信的马哈蒂尔,则对中国感激不已,他没有想到中国会有如此大国风范,原谅了他此前的失信行为,并愿意重新和马来西亚开展合作,对此他感慨道:“我们同中国做了2000年的邻居,他们从未想过要征服我们;而欧洲从1509年就来到了东南亚,两年就征服了马来西亚。”

中国用实际行动,不仅在2019年成功促成了东铁问题的解决,也证明了自身的大国风范。未来的一带一路,必将带来沿线多国人民的幸福生活,描绘出一副繁荣秀丽的发展图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