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2020年马来西亚点头,澳33亿马币稀土加工厂获批,这一消息初一发布,几家欢喜几家愁

马上就好 2022/03/27

稀土,名为“稀土”,但是它既不“稀”,也不“土”。同铁、铜、银一样,稀土是典型的金属,其家族庞大,包括镧系元素和钇、钪共17重金属元素的总称。

稀土可分为中重稀土和轻稀土两大类,镥、钬、镝、铽、铒等为中重稀土元素;镨、钷、钐、铕为轻稀土元素。稀土本身导电性极强,化学性质活泼,能够与多种元素发生化学反应,生成稀土化合物。

虽然全球范围内稀土储量丰富,但分布并不均与。我国稀土储量位居世界第一,产量第一,销售量第一,同时,我国也是全球唯一可以供应全部稀土元素的国家。除中国以外,美国、澳大利亚、俄罗斯、南非、印度等国也分布有稀土元素。

穷年屡月,艰难开拓:莱纳斯进军马来西亚

2020年2月,澳大利亚矿业公司莱纳斯对外宣布,马来西亚政府已经准批莱纳斯价值约8亿美元的稀土精炼厂继续运行至2023年。这一消息初一发布,几家欢喜几家愁。

此前一直因稀土精炼厂与马来西亚政府拉锯的澳洲矿业巨头莱纳斯终于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莱纳斯位于澳大利亚威尔德矿山,是除了中国以外最大的稀土供应基地,其当前已探明的稀土资源储量达300万吨以上,最令人惊喜的是,该矿山镧系主矿区的储量占据169万吨,开采寿命约25年,经过开采的稀土矿将通过海运被送往马来西亚关丹稀土提炼厂。

这本该是一件互惠互利的好事情,马来西亚重新准批莱纳斯继续扎据马来西亚一事背后,有着怎样跌宕起伏的拉锯磋磨?从准入到审查、下最后通牒、拉锯延时、谈判允诺……莱纳斯代表的澳大利亚矿业在马来西亚又经历了怎样一番“相爱相杀”的大戏?

现如今,许多高科技产品,如混合动力汽车、平面电视、手机、武器的制造,都少不了稀土元素在其中发光发热,越来越多的稀土矿业公司在21世纪初成立,从事稀土开采、加工、精炼等事业。

莱纳斯稀土矿业在2011年进军马来西亚时,势头猛劲,噱头很大。莱纳斯首先借前一年中国暂停向日本出口稀土一事大作文章,称中国的任意垄断举动导致稀土价格在2010年度的夏天疯狂上涨30倍,“造成稀土市场泡沫迅速堆砌”。

莱纳斯向全球稀土进口商放言,马来西亚关丹稀土精炼厂预计总投资2.3亿美元,一旦该厂开始投产,将满足全球五分之一的稀土需求。这意味着,关丹稀土精炼厂将“进一步打破中国在稀土工业领域的垄断地位。”

这座号称“全球最大的稀土厂”坐落于距离马来西亚关丹市25公里外的格宾化学工业区,占地100公顷,其面积等同于100个足球场。

莱纳斯矿业的打算很美好:先在澳大利亚大沙漠中开采矿石,然后将矿石进行提纯,提纯后的矿石运往马来西亚关丹精炼厂,进一步提炼稀土。

现实却分外骨感。关丹市马来西亚的沿海市镇,临近著名的直落尖不辣旅游胜地——这个面向中国南海的海滩每年都要接纳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它盛产鲜美肥大的牡蛎、郁郁青青的森林保护区、雪白浪花和黑漆岩石。

官方初一宣布需要建设稀土精炼厂的决定,就遭到了约5000多名马来西亚人的联名反对,尽管政府一再保证会保障稀土厂的安全,但依旧无法阻止这5000多名马来西亚群众集会呼喊抗议。

这些反对者中不乏化学工程学家、物理学家等知识分子,他们比任何人都知晓,稀土元素的提炼过程将会产生大量有害辐射原料,其中,钍-232这一放射性元素就属于物理致癌因子,其半衰期高达140亿年,衰变期间将会放射出队人体有害的α粒子,极易诱发基因突变。

稀土并不稀有,全球探明的稀土金属氧化物储量高达1亿吨,为何澳大利亚不在本土进行稀土精炼?为何放眼稀土市场20世纪80年代至2010年间,30年左右的时间,除了中国没有一个国家愿意在本土提炼稀土?

因为污染。稀土提炼过程中,产生的烟气脱硫渣滓带有辐射性,水沥滤净化固体、底流中和固体都具有辐射性,其中尤以水沥滤净化固体的辐射含量最高。

可以得见,生产1吨稀土氧化物将会产生2000吨尾矿渣,9600-12000立方米硫化物和氢氟酸,以及1000吨含重金属的废水,仅仅提炼1吨稀土氧化物金属将会产生放射性固体废物2立方米。况且,马来西亚人民早已亲身见识过稀土精炼厂的“威力”。

早在1979年,日本三菱集团就曾在马来西亚北部地区的霹雳州红泥山建造稀土厂,由于作业流程不规范,防范措施不到位,健康意识不高,霹雳州附近11000人的社区完全暴露在辐射下,产下的婴儿多畸形残缺,居民癌症确诊率飙升。

1992年,由于马来西亚当地民众强烈抗议红泥山稀土厂的操作作业,该厂被迫关停,现如今,霹雳州红泥山已经成为了亚洲最大的放射性废弃物清理坑。

距离红泥山悲剧过去堪堪二十年,马来西亚民众如何相信又一个声势浩大的稀土矿业公司?莱纳斯向马来西亚政府和当地居民承诺,稀土精炼产生的废料将被循环使用作肥料、石膏板、建路材料,可事实上,莱纳斯连一份可行性报告都没有公开过。

一时间,马来西亚环境人士大骂澳大利亚莱纳斯公司,称其在马来西亚建造稀土加工厂将对当地河流及海底环境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澳大利亚将马来西亚当作低辐射垃圾堆机场”的标题在马来西亚当地报刊上夺人眼目。

命途多舛,前途未卜:莱纳斯沉浮马来西亚

因为当地环境人士和非政府组织的持续强烈抗议,莱纳斯公司在关丹的稀土精炼厂一度停摆。一开始,莱纳斯公司对于马来西亚政府的这一决定还表现出了宽容和理解——毕竟如果刚运营就被激进民众砸了招牌,可谓是得不偿失。

直到2012年4月,莱纳斯公司因为无法忍受拯救马来西亚委员会和政策倡议中心等45个非政府组织的连续轰炸——这些组织联署要求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撤销莱纳斯稀土厂临时运行执照,对外发表声明,如果这45个非政府组织不道歉,莱纳斯公司对其提起诉讼。

对此,澳大利亚利亚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迈尔斯库帕立马出来打圆场,表示:“只要莱纳斯公司符合马来西亚政府的规定,莱纳斯稀土厂的设立就应当得到公平对待。”前半句呼吁莱纳斯退一步海阔天空,后半句敲打马来西亚政府适可而止。

可事实便是,马来西亚政府和莱纳斯都不会因为当地环境人士的抗议而更改原本意志,双方都已经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澳大利亚看上了马来西亚低廉的环境成本,马来西亚政府急需借助大额投资启动本国稀土市场。

如此这般,莱纳斯投资的关丹稀土精炼厂在当地一片骂声中安然开工。关丹稀土精炼厂稀土氧化物产能约为22000吨/年,早前预计2019年1月的产能将达到25000吨/年。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马来西亚政府向莱纳斯公司提供了12年的免税期,工厂的运用年限也足有20年,但厂区内的储藏室却只能存放10年的尾矿,一颗有关尾矿的保存与处理的定时炸弹被静静埋藏。

果不其然,在安然运行了六年之后,正逢马哈蒂尔新政府上台,这个具有主流亚洲价值观的土著团结党主席声称自己将响应马来西亚民众的呼声,对环境污染问题进行彻底整治。

果不其然,马哈蒂尔政府于2018年宣布,将对莱纳斯稀土精炼厂开展为期3个月的审核。

受到这一审查通告的影响,莱纳斯的股价一路下跌。莱纳斯对于马哈蒂尔的出手,一面感到震惊震惊,一面又感到意料之中。

震惊在于,根据莱纳斯2017年的公告统计,莱纳斯的稀土(折合氧化物REO)产量总计17753吨,镨钕(折合氧化物REO)产量为5444吨,这一数据表面,莱纳斯稀土精炼厂在全球镨钕供给占比重约占到20%,全球稀土供给比例约为12%,可以说是中国稀土供给最大最强的竞争对手。

马来西亚政府从中获得的利益更是不言而喻,如此“好光景”,马来西亚政府居然舍得对关丹稀土精炼厂下手?反观马来西亚国内,对于莱纳斯再不复六年前嚣张气焰的表现更是了然,六年以来,马来西亚当地民众一直对莱纳斯稀土精炼厂造成的微弱辐射颇有微词。

面对莱纳斯公司的不满情绪,马哈蒂尔政府对莱纳斯的肥料排放进行了审查。

审查报告显示,自从2012年正式投产以来,莱纳斯一直在厂址附近的一个露天垃圾场填埋堆积放射性残留物,直至2018年审查之时,该工地的污水总残留量达到了451564公吨,约45万吨放射性废物,其中中和潜流残留量则达到了113公吨。

再加之,伴随马哈蒂尔一同上位的还有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这位著名的“环保斗士”对莱纳斯的稀土精炼厂深痛恶绝,她对于矿业活动而导致的环境污染态度十分强硬,莱纳斯稀土精炼加工厂的去污运动中,少不了她的发力。

对此马来西亚国家能源、科学技术、环境和气候变化部门直截了当地挑明政府对莱纳斯关丹稀土精炼厂,即莱纳斯先进材料厂的担忧:“这种残留物的累积风险将会越来越大,如果没有可行的解决办法来控制残留物累积。”

马来西亚政府严正告令,莱纳斯若想要继续在马来西亚境内作业运转,必须去除过去六年活动期间积累的放射性废料,将其积累的废料于2019年9月2日之前从马来西亚运出——这一时间节点即莱纳斯临时存储许可证即将到期之时。

放射性废料能运往哪里?马来西亚这一招将莱纳斯打了个措手不及。此时,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环境人士再度“好心提议”,重复2012年莱纳斯入驻马来西亚时,当地民众所提的建议:“如果莱纳斯将放射性残留物运回澳大利亚本土,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

然而,还没等到莱纳斯殷切请求澳大利亚国内的意见,西澳大利亚矿业及石油部长约翰斯顿直接断了莱纳斯的后路,在公共场合明确表示:“按照澳大利亚环境保护法,澳大利亚绝不接收任何来自海外运来的废料。”其遥遥传书何方,不言而喻。

正当所有人为莱纳斯稀土精炼厂在马来西亚的日子倒计时时,2019年8月,马来西亚政府突然宣布,将延长澳大利亚稀土矿商莱纳斯在关丹的稀土精炼厂为期6个月的营运许可。

对此,马哈蒂尔坦然承认,马来西亚政府在综合考量了经济利益、外商投资和就业等因素之后,选择暂时对莱纳斯妥协。

莱纳斯把握时机,立刻联系母国澳大利亚,并成功在2019年12月选外界宣布,已经选定了西澳大利亚卡尔古利作为稀土加工厂的初始选址,并计划在澳大利亚西部新建裂化和浸出工厂。

直至2020年2月,马来西亚原子能许可证委员会经过抉择之后,授予例如莱纳斯为期三年的许可证续期,条件便是莱纳斯必须在2023年7月之前在马来西亚境外建造一套裂解和浸出设施,并且保证不进口含有天然放射性物质的原材料。

同时,马来西亚彭亨州政府也已经同意莱纳斯在当地设置一个WLP残留物永久性处置设施。一切似乎都在向好发展。

2021年1月,莱纳斯宣布同美国政府达成协议,一同在德克萨斯州建立轻稀土分离工厂,作为市面上唯一一家非中国分离稀土产品的商业生产商,莱纳斯收到了美国的热烈欢迎,其于美国各自为合资企业出资约3000万美元。

2022年1月,莱纳斯稀土发布了其2021年第四季度季报,其氧化物总量4209吨,同比上涨23%,环比上涨33%,其中,氧化镨钕的产量1359吨,环比上涨8%,同比下降1%,氧化物的总销量3753吨,同比下降7%,环比上涨38%。

众说纷纭,始于责任:中国宣布增产稀土

正当莱纳斯深陷审查危机、整改危机之时,中国工信部于2019年11月发布公告,2019年的稀土挖掘、锻炼别离总量分别为132000吨和127000吨,较之2018年的120000吨,增加了12000吨。

该数据是自2014年工信部宣布中国稀土开采生产计划增加10%以来,最高的一次。

不少政治家、经济学家纷纷揣测中国此举背后的意图:趁你病,要你命?对此,美国稀土专家詹姆斯·肯尼迪表示,中国此举,显然是想要磋磨揉捏除了既有的稀土出口市场之外的新的竞争者。

然而,肯尼迪的这一推测置于中国产量增加的幅度背景下,“揉捏新竞争者”一说不免有些微乱扣帽子的夸大嫌疑。

事实上,我国2019年较之2018年稀土开采配额增长幅度再大,不过12000吨,早在工信部发布的《稀土行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就对全国。全世界人民保证,2020年中国稀土年度开采量将控制在14万吨以内。

因此,如若中国2020年继续提高稀土产能,也只能限定在14万吨以内。事实也的确如此,2020年中国稀土采矿配给额较之2019年上涨6.1%,成功达到了年度最高纪录14万吨。尽管涨幅相对过往较大,但中国增加的产量还远远达不到所谓的打击竞争对手的地步。

况且,需要明确一点,我国长期占据全球第一大稀土资源国、产量全球第一、冶炼分离技术全球第一、出口量全球第一等各大稀土榜单,在稀土精矿市场上,中国持有超过90%的垄断高端市场。

这意味着,中国在稀土增减产的动作主要却决于国内环境转型或新能源汽车发展所需等内部原因。

由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征求意见稿)中提到,直至2025年,中国的智能网联汽车新车销量需达到30%,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比需达到25%。

截至2019年10月,中国新能源汽车只占汽车总销量的4.59%。而一辆混合动力汽车往往每辆需要消耗稀土4kg-6kg,纯粹电动汽车更是不止,仅驱动马达就需要消耗稀土5kg-10kg,如果需要大幅鼓励生产购买新能源汽车,重要元素稀土的产量也必须跟上。

若一定要将中国增产与莱纳斯遭遇审查相比较,中国不过是在稀土出口巨头莱纳斯深陷环保囹圄之时,以不至于过分的增产稳定老客户的心,让世界看到稀土大国中国成熟的技术和高强的抗风险能力。

参考文献:

《稀土变局:必需环保先行》;《资源与人居环境》;2012年06期 《国外稀土》;《稀土信息》;2020年12期 标题来源:《莱纳斯面临审查风波 世界稀土格局或将有重大变革》;2018年10期

用戶評論